女军官许静


时间:2021/8/24 13:00:22

女军官许静

一辆长途汽车在站台边停了下来。许静拎着皮包上了车。车上人不少,几乎找不到座位。

“姑娘,坐我这吧!”

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冲许静招手。

她坐在靠过道的座位,里面靠窗户的座位被她的黑色皮包占据。看到许静,时髦女人立刻向她招手,并拿开了自己的皮包。许静前面的乘客小声嘟哝几句,显然对时髦女人占位的作法不高兴。

“谢谢了,大姐!”

能找到不错的位置,还碰到了热心人,许静挺高兴的。

许静今年二十六岁,是空军某部的中尉女军官,轮到自己半个月的休假,特地坐车会老家看看父母。因为走得匆忙,军装都没有脱下来。穿着灰蓝色的军服外套和长裤,脚上穿着黑色平底鞋,许静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,就来到车站等车了。此时已是傍晚,如果赶不上这最后一班车,就要到明天天亮才有车回家了。

路途很远,长途车到目的地一定是第二天凌晨了,所以能碰到这个热心的大姐,许静非常高兴,和她聊了起来。

这个时髦女人叫曹婕,三十五岁。穿着黑色长袖紧身衬衣,灰色短裙,腿上是黑色连裤丝袜和黑色高跟皮鞋,打扮得极其性感大胆。她和许静都长发披肩,不过许静是军人,不能烫发染发。而曹婕却是挑染成棕色,烫成了小波浪。

车子走了一个多小时,负责买票的女人开始给乘客发放矿泉水,这是长途汽车上比较普遍的服务。

“呦,曹姐,怎么昨天才赶回去,今天又要弄货啊!”

售票员把水递到曹姐手里,热情地说道。看来曹姐是老熟人了,经常坐这班车。

“没办法啊,客户催得紧,货抢手啊……前天才弄了两个过去,香港客人还要弄几个,当我们这行货源富裕似的……这不,刚看中一个合适的……”

曹姐说着,眼神里流露着神秘,还冲售票员眨眨眼睛。

“看出来了,确实不错,能弄个好价钱……”

售票员说着,把水递给曹姐旁边的许静,似乎是特地的把篮子角落的一瓶水给了她。

许静对于两个女人的谈话听得一头雾水,又感到售票员和曹姐说话时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古怪,但又说不出为什么来。天已经渐渐黑了,疲惫的女军官也没有多想,喝了几口水,问道:“曹姐,你和这车主人很熟啊!”

“是啊,我弄货运货都要靠他们两口子呢!”

曹姐笑着说。

“什么货啊,好像挺值钱的”

许静好奇地问道。

“是啊……利润挺大,尤其是今天碰上的,肯定能卖个好价钱。究竟是什么货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……”

曹姐继续笑着说道,可是她的笑容让许静感到些许不安。

许静还想再问下去,就觉得头开始不断发蒙,同时四肢无力,不得不靠着座位的靠背,用尽力气才可以小声说出来:“不对劲啊,我的头好晕啊。”

曹姐没有理会,仍然盯着无力的许静,眼中充满了贪婪:“确实是个好货,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。”

许静此时终于明白自己落入了一个陷阱,这曹婕和售票员是一伙的。可曹婕嘴里的货,她还不清楚,只是看到曹婕那么诡异的看着自己,感到阵阵恐惧。

“一杠两星,还是个中尉呢!还没弄过女军官呢,香港的客户一定很高兴。要开个高价才行……”

曹婕小声说着,语气中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。

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许静浑身无力,感到无比地疲倦,用力地说出话来,可声音像蚊子叫一样。天已经完全黑下来,周围的乘客很多都已经疲惫得闭目养神,车内光线昏暗,没有人注意到女军官和时髦女人的对话。

“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找个好归宿,让你好好享福。向你这样的制服女,东南亚可是很受欢迎的!”

曹婕笑着说道。

许静总算明白过来,自己遇到了人贩子,更是遭遇到了绑架贩卖。她用力地将身体向后靠了靠,张开嘴想要唿救。曹婕非常有经验,在说话时已经偷偷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双崭新的肉色连裤丝袜,看到许静张开了嘴,顺势把肉色连裤丝袜塞入她的口中。

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许静没有叫出来,只是发出了轻微的“呜呜呜”的声音,根本不能引起周围人的注意。曹婕没有停手,趁许静无法闭嘴,将肉色裤袜一点点地塞入了她的嘴里,直至丝袜完全进入她的口中。许静这时用尽全力抬起自己的双臂,想要用手把嘴里的丝袜掏出来。曹婕却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怎么,还不听话,想把丝袜拿出来吗放心吧,这是全新的连裤袜,我还没舍得穿,就送给你了。看你不老实,只能把你的双手捆上了,省得惹麻烦。”

曹婕说着,手里已经拿出了白色的棉绳。

“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曹婕熟练地把许静双手拧到身后,手腕交叉后用绳子捆绑在一起。上了车以后,许静把灰蓝色的空军军服外套脱了下来,此时上身穿着浅蓝色的长袖衬衣。

双手被捆绑后,多余的绳子在曹婕熟练的捆绑下,很快穿过她的肩膀,缠绕两圈后又在手臂游走几圈,随后在胸前缠绕两圈,绳子最后回到她的手腕,再一次捆成一个漂亮的绳结。

完成了上身的捆绑,曹婕满意地看着面前的女军官,一番捆绑后,许静上身被绳子密密麻麻地紧紧束缚,胸前的绳子勒得胸部更加挺拔,肩膀上的绳子与手腕绳子连接后,再配上双臂缠绕紧缚的白色绳子,让女军官不得不保持抬头挺胸的姿势,性感无比。

“上身出来的差不多了,保险点,还是要把你的嘴封上,防止你不听话。”

曹婕看到许静的嘴一动一动地,猜到她想用舌头把嘴里的丝袜顶出来,于是拿出包里早就准备好的白色医用宽胶布,撕下一块贴在她的嘴上。

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被捆绑堵嘴的许静无力的呻吟着,可是对于自己的厄运却无能为力。更让她恐惧的是,曹婕在完事后,没有收手,竟然摸到她腰间,解开了她裤子上的皮带!

“我弄得肉货,哪个不是穿裙子这样方便客户检验下面嘛,只要掀起裙子就可以了。再说姑娘你那么好的身材,穿着这土蓝色的军裤,也不漂亮啊!”

曹婕说着,手里没有停下来。

许静扭动着挣扎了几下,只觉得下面发凉。曹婕已把她的军裤拉到了膝盖。

“呵呵,穿着长裤还穿肉色的连裤袜,倒是省得我再给你换一双丝袜了。”

曹婕笑着,继续用力把许静的灰蓝色军裤脱到了脚踝,脱下她脚上的皮鞋后,把裤子扯了下来。

双腿只有肉色丝袜的包裹,许静羞得无地自容,可是四肢无力,只能任由曹婕为她脱衣。

“这平底鞋可不好,穿上站起来显不出修长的美腿。好在我这准备了一双高跟鞋,待会给你换上啊。这鞋嘛,也不是名牌,就不要了!”

曹婕打开车窗,把许静的黑色平底皮鞋扔了出去。

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许静无力地叫着,根本无法引起周围乘客的注意。曹婕丝毫不慌张,为她把下身的白色三角内裤和肉色连裤丝袜整理好以后,拿出了她包里的高跟鞋。

曹婕特地把高跟鞋在许静的眼前晃晃:“怎么样,喜欢吗这可是名牌高跟鞋。”

果然是一双名牌的白色高跟露趾皮凉鞋,细细的高跟,白色的鞋带。捉住女军官肉色丝袜包裹的双足,曹婕把白色高跟鞋套在了许静的脚上,接着把高跟鞋上的皮带扣在她的脚踝上,这样许静在挣扎中也无法把高跟鞋脱下来。

高跟鞋比起许静的丝袜玉足小了一号,穿上白色高跟鞋后,女军官的玉足被皮鞋紧紧地包裹住,露出了肉色丝袜包裹的脚趾、脚背的一部分,因为高跟皮凉鞋是后空设计,许静的脚后跟也露在外面,紧绷绷地让她的双足展现出优美的曲线。

因为夹脚,许静感到双脚不太舒服,虚弱地蹬了蹬双脚,试图把高跟鞋挣脱下来,可是脚踝上扣着鞋带,一切都是徒劳。

如果双腿踢到前后的乘客,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。看到许静踢腿后,曹婕立刻拿出一双她穿过的肉色长筒丝袜,一只捆绑住许静的大腿,另一只在许静的膝盖处捆绑,两条肉色丝袜捆绑后都是在两腿间留下了十公分的距离,让女军官的双腿不会并拢在一起,能够有小距离的活动空间。

捆绑住了手脚,许静再也不可能挣脱,只能靠在座位上轻声呜呜呜地呻吟,身体虚弱地扭动着。曹婕这时打开了许静随身带的旅行包,里面有许静的军官证等证件,还有一条灰蓝色的空军制服裙。

“原来是许静中尉啊,还带来了一条军服裙子,太好了,省得把你弄回去在特制一条假的了。那么有气质,穿上一定迷死人。让姐姐帮你穿上吧……光着双腿,只穿着裤袜,可有损军人形象啊!”

曹婕小声说着,把许静的空军制服裙腰间拉链拉开,抬起许静的双脚把裙子套了上去。

许静此时倒也希望穿上裙子遮羞,就没有挣扎,任由曹婕为她穿上制服裙。

一身空军军服套裙穿上后,虽然还是被捆绑堵嘴,许静倒也增添几分飒爽英姿,曹婕看着落入自己手里的女军官,满意地点点头。

咚──曹婕被声音吓了一跳。原来此时药力过去了一半,许静恢复了一些体力,趁曹婕拿手机时,用力地抬起被捆绑的双脚踢了一下,踢在了前面一排座位的底部铁架上。许静用力过勐,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,双脚又麻又疼。曹婕立刻抱住许静的双脚,把她双腿搬到自己的大腿上,用力按住,防止她在闹出动静。

前面坐着一男一女,看样子像是对情侣,因为天黑,两人偎依在一起睡得正香。许静的一脚,只是让两人迷迷煳煳地换了一个姿势靠在一起,却没有扭头。

如果扭头,保证让他们大吃一惊。曹婕轻轻地挪了挪身子,和靠里的许静紧紧地靠在一起,再拉动女军官的双腿,左手揽住她的小蛮腰,最后把女军官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,右手的肘部还用力压住许静被捆绑的那双丝袜美腿。这样,几乎是坐在曹婕怀里的许静再也无法挣扎出声响来。

制服了女军官,曹婕终于可以安心地拨通手机:“……喂,大牛,把车准备好,开到红花集等我……对,刚弄到一个好货,就在我身边呢……我坐的车还有十分钟就到红花集……好,你快点到……就在车站等我……”

许静听着曹婕的话,知道自己将在红花集被弄下车运走。可是许静扭动着身子始终无法挣脱束缚,只能发出呜呜呜地呻吟。

“姑娘,差不多要准备下车了,让姐姐在给你打扮打扮。”

曹婕小声说着,双手没有闲着,检查过许静封嘴的胶布后,把一张白色大口罩戴在了女军官的脸上。许静的半张脸被遮挡住,口鼻捂住后,呜呜呜的声音更加微小了。许静的空军军帽重新被戴好,接着空军外套也罩在自己的身上。曹婕把外套的扣子给她扣好,两个袖子因为捆绑双手无法穿上,就袖口塞进上衣口袋里。完成后,红花集也到了。

因为此时已经天黑,乘客都已经闭上眼睛休息。买票的女人是以开车的丈夫不要用喇叭叫人,而是自己站起来,把之前买票时记下的要在这里下车的人,一个一个叫醒,这也算是文明服务了。

在这里下车的只有三个男人。他们下车时,曹婕叫住买票的女人,小声说:“稍微等一下,我和我这小妹也在这下车。等人家下了,我们再下。”

买票的女人一看到被曹婕抱住、捆绑手脚堵住嘴巴的许静,就立刻明白了:“哦……好的好的,曹姐你办货要紧,我们不急……”

两人说着,三个男人已经带着行李离开了长途汽车。曹婕把自己的包还有许静的包背在身上,接着把捆绑住手脚的女军官拉了起来。许静的双腿虽然用肉色的长筒丝袜捆绑住了大腿和膝盖部位,可是捆绑时双腿之间都留出了十公分的距离,再加上丝袜的弹性,还是可以小碎步向前行走的。

想到下了车,自己就会被人贩子绑架,再也无法逃脱。许静被拉起来后,不断地向后躲闪,试图站在原地。同时她嘴里用力发出呜呜呜的叫声,希望让乘客发现自己被绑架。可是本来嘴堵得就严实,再加上大口罩蒙住了自己的口鼻,发出的声音根本引起不了别人的注意。

看到许静不老实,买票女人也过来帮忙,和曹婕一左一右,半扶半架地把女军官拉下了长途汽车。

“曹姐,一路顺风啊,这个可是好货啊!”

买票女人笑着说。车门一关,长途汽车很快消失在黑暗中。

“姑娘,走吧,别指望这里有人救你!”

曹婕仍然满脸微笑,推搡着许静,想红花集镇子里走去。

一辆面包车停在路口,看到两个女人走过来,一个年轻男人从车里跳下来。

许静看到有人向自己这里走过来,立刻小碎步快走两步,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唿救声。

“姐,这么快就弄到一个新货啊!”

男人的话立刻让许静掉进无底深渊,他竟然是人贩子的同伙!

“是啊,今天运气好,上车就碰上这个漂亮姑娘,真是老天照顾咱们啊!”

曹婕继续推着许静向前走。

年轻男人走近后,拿出打火机,在火光下打量了一下被捆绑的许静,惊奇地说:“是个女兵啊,弄这样的女人可比较麻烦!”

曹婕毫不在意,轻松地说道:“怕什么。把她弄到咱们的地方,神不知鬼不觉,谁能找到现在制服女性最受欢迎,尤其是女警女兵,最能卖出高价。这个女军官自己送上门来,咱们不弄来岂不是对不起老天爷少废话,把这个女兵带上车,咱们赶紧离开!”

听到曹婕的催促,年轻男人不再说什么,把许静拦腰扛到自己的肩头,任由女军官在自己的肩膀上挣扎。许静的腰被男人紧紧夹住,只能不断在半空中乱蹬双脚。

男人看到许静不老实,就在她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两巴掌:“真不愧是女兵,还真有一股子力气!”

男人一边走着,一边贪婪地摸着许静丰满圆滑的臀部。被男人的大手不断地揩油,女军官又羞又气,却躲避不开,只能无力地发出呜呜呜的叫声。

曹婕跟在男人的身后,把许静挣扎中掉下的蓝色军帽捡起来,走向早已停在前面的面包车。

许静被塞进面包车的后车厢,曹婕和她并排坐在一起。年轻男人启动面包车后,一熘烟地离开了红花集。女军官的呜呜呜叫声,淹没在汽车的轰鸣中……

三天后,全国给地的公安机关接到了内部紧急通知:“最近国内人口贩卖集团活动猖獗,多名女性失踪,疑似被人贩绑架监禁,往各地公安部门加紧盘查,尤其是各出境口岸,加强往来人员车辆的检查……本文件属于内部绝密文件,禁止泄露任何相关信息!”

在一叠失踪妇女的相关资料中,其中一张上写着:“许静,空军某部中尉军官……”

七天后,一艘普通的小型货船上,曹婕打开了底层的货舱:“姑娘们,吃东西了,明天咱们就要到目的地了!”

货舱的地板上,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女人,她们都被白色的棉绳捆绑住手脚,嘴里塞着不同颜色的连裤丝袜,然后用白色的胶布封住嘴巴。看到曹婕打开了舱门,所有女人都发出呜呜呜的叫声。

在货舱的最里面,一位穿着灰蓝色空军套裙的女军官侧身躺在地板上,她的双手被捆绑在身后,穿着肉色连裤袜的双腿也被白色棉绳并拢后紧紧地捆绑在一起。这个白色胶布封住嘴巴,无力地发出呜呜呜的女军官,胸前别着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:“许静,空军中尉。目的地:香港。成交价格:……”

上一篇:墨剑 下一篇:淫荡杀手